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古典诗词鉴赏的步骤与方法

时间:2022-04-25 00:37

华体会体育-华体会

本文摘要:古典诗词,许多人对它想爱却又爱不起来,为什么呢?因为以为这些与现代生活距离遥远的枯燥文字,难学难明难记。如果明白如何鉴赏,古典诗词对人们来说就是一首首韵律和谐、意境优美的诗歌,借此可以听到昔人心灵的歌颂,大家自然会发生浓重的兴趣;如同所有的艺术鉴赏一样,古典诗词的鉴赏主要是实践问题,所谓“操千曲尔后晓声,观千剑尔后识器”(《文心雕龙·知音》)。但掌握诗词鉴赏的普遍原理和方法,也对鉴赏的顺利展开与不停深入有很大资助。

华体会

古典诗词,许多人对它想爱却又爱不起来,为什么呢?因为以为这些与现代生活距离遥远的枯燥文字,难学难明难记。如果明白如何鉴赏,古典诗词对人们来说就是一首首韵律和谐、意境优美的诗歌,借此可以听到昔人心灵的歌颂,大家自然会发生浓重的兴趣;如同所有的艺术鉴赏一样,古典诗词的鉴赏主要是实践问题,所谓“操千曲尔后晓声,观千剑尔后识器”(《文心雕龙·知音》)。但掌握诗词鉴赏的普遍原理和方法,也对鉴赏的顺利展开与不停深入有很大资助。一、以意逆志 “以意逆志”的说法出于《孟子·万章上》,其中意指读者之意,志指作者之志,逆为迎取,“以意逆志”就是“以己意迎取作者之志”(《孟子章句》卷九),用自己的心灵去追寻诗人的心灵的踪迹,明晰诗人之用心所在,而不是一味地拘泥于字面之意义。

“以意逆志”法要求于读者的,是以追求诗人之志为旨归,因此,读者应平心静气,对作品重复涵咏,仔细体味,用真挚的情感来读诗,以求得诗人之用心所在。切忌走马观花,草草而过,那样最终只能是茫然不知或一知半解,甚至是误解诗意。姜夔《白石道人诗说》认为读诗要“以心会意”。

元好问《与张仲杰郎中论文》也说:“文须字字作,亦要字字读。品味有余味,百过良未足。”可见读诗时不应是一目十行,而应是十目一行。如果能够正确地举行“以意逆志”,就可以不被诗歌外貌的文字所疑惑,明白诗歌的深层意蕴。

如晚唐诗人秦韬玉写有《贫女》一诗:“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益自伤。谁爱风骚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

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从外貌文字看,说的完全是一个贫苦人家的女子难以嫁出的意思。但深入体味诗人之意,就可以知道作者完全是借贫女不嫁来倾诉心中的抑郁之意,对其时黑暗的社会现象和自身的迷恋下僚表现不满,正如元好问所说:“此韬玉伤时未遇,托贫女以自况也”(《唐诗宣扬注解》)。

“以意逆志”的要求与中国古典诗歌自身的特点密切相关。诗的语言有别于日常生活语言,其中往往用到象征、借喻等手法,深层思想与表层意义间有距离。只有能正确地读懂诗,对于诗歌的喜好才会成为可能,而多数学生不喜欢古典诗词的原因恰幸亏于读不懂。这倒不是完全由于语言文字上的障碍,而是因为历史时空的阻隔,生活在现代社会的青少年与古代诗人心灵间往往存在着隔膜,要完全明晰诗歌意蕴会有一定难题。

因此,能够“以意逆志”是诗词鉴赏得以举行的首要条件。二、知人论世 《孟子·万章下》中纪录了孟子这样的言论:“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

”后人将此归纳综合为“知人论世”,所谓知人,是指相识作家各个方面的情况和他的创作意图,所谓论世,是指要相识作品反映的时代配景和作家创作该作品时所处的社会状况。在既知人又论世的基础上,再联合运用其他方法,才气对作品作出较为准确的评价。知人论世与西方的社会历史品评方法有共通之处。

韦勒克、沃伦在《文学理论》中说:“一部文学作品最显着的起因,就是它的缔造者,即作者。因此,从作者的个性和生平方面解释作品,是一种最古老和最有基础的文学研究方法。”丹纳也在《艺术哲学》中认为“种族、情况、时代”是影响文学的三要素。可见“知人论世”这种品评方法能够从外在的社会历史文化情况的角度出发,联系诗歌发生的配景和泉源,联合诗人生平,对作品举行深入解读。

以“知人论世”原则鉴赏诗歌,可以有效地对外貌文字相近诗歌的差别含意加以仔细区分。如曹操《短歌行》中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这样的句子,晚唐诗人罗隐也写过一首题为《自遣》的诗,诗中说“目前有酒目前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二者看起来所说的意思差不多,但联系作者身世,就可知前者是一位政治家的感伤,其意为感伤时光流逝,统一大业却未能完成,盼望获得贤才的资助而立功立业;后者则是在黑暗的社会政治眼前,晚唐文士无可怎样的曼声长叹与暂时逃避。再如同样是写黄昏登高,李商隐的《乐游原》说:“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而王之涣《登鹳雀楼》则说:“白天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前者低落伤感尔后者豪爽激越,因为李商隐处于国家运气一落千丈的晚唐,而王之涣则处于国力强盛的盛唐时期,所以面临相同景致时却在诗中体现出了迥然相反的情感。

三、玩赏字句 诗是语言艺术中最为精炼的一种,诗歌的美要通过语言自身之美来显现,对于篇幅相对短小的古典诗词来说尤其是如此。古典诗词的创作都是“积字成句,积句成篇”,鉴赏古典诗词要格外着眼于诗中的字法、句法与章法。诗人对于诗歌语言予以重复的加工和磨炼,力图以最恰当的字句来表达情感和思想。

中国古代诗人在这一方面留下了许多故事。杜甫说“新诗改罢自长吟”,“语不惊人死不休”,贾岛说“两句三年成,一吟双泪流”,“推敲”一事则成为了韵事。到了宋代,诗人们更是重视对于字眼或者说句中眼的磨炼,如黄庭坚的“高蝉正用一枝鸣”一句中,“用”字就先后实验过以“抱”、“带”、“过”等字来替换,但最终还是决议接纳“用”字。因为这样有比喻的意思在其中,好像是说蝉的鸣叫是借树枝来演奏,全诗的意味因此深远了许多。

可见字词的改易往往会给诗歌的韵味带来重要影响,诗歌的用字是鉴赏时应特别在意的地方之一诗歌当中接纳的语言,它的特殊性就在于,一方面从总体规模来说来遵循语法例则,另一方面却又从差别角度对句法举行有意识的革新和逾越,并力争有所创新。在汉语中,词语的组合的主要手段是语序和虚词,而古典诗歌对于这两种语法手段都有很大的逾越。

其一为倒装,如杜甫诗中为了强调色彩给人的感受,将“风折绿笋垂,雨肥红梅绽”说成是“绿垂风折笋,红绽雨肥梅”。其二为省略,如温庭筠的“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就省略了句中的动词而纯用名词。其三为词类活用,如王安石“东风又绿江南岸”一句当中,“绿”字是形容词活用为动词,王昌龄“黄昏独坐海风秋”一句中,“秋”字是名词活用为动词短语,指湖面上的风吹来阵阵寒意。鉴赏诗歌时应掌握诗中的特殊句法。

华体会体育

章法说的是诗词的结构。在诗词中,展现的不外乎是主观之情、客观之景以及发生的事,而如何将情景事加以组合,使之成篇,就有赖于诗人的艺术构想,也就是谋篇结构的章法。解读诗词时应注意其艺术结构。

如沈佺期《独不见》写一位长安城内的少妇的秋夜相思,全诗如下:“卢家少妇郁金堂,海燕双栖玳瑁梁。九月寒砧催木叶,十年征戍忆辽阳。白狼河北音书断,丹凤城南秋夜长。谁谓含愁独不见,更教明月照流黄。

”诗中所写的场景由室内到室外再到辽阳,又由白狼河北回到了长安城南,末端再次转入室内。全诗结构既严谨整密又顺畅自然,而如果能掌握此诗章法转折变化,对全诗的诗意也就有了深入相识。四、体悟意境在对诗歌的创作配景及字句含意有了充实明白之后,就可以进入诗歌鉴赏的最后阶段:体悟意境。

这也是诗词鉴赏是否能够乐成的最为重要的一步。“意境”是中国古典诗论中的焦点观点。意偏于主观方面,包罗情与理,指主观情感和对于生活的认识;境偏于客观,可分为形和神,指客观事物的外在形貌和内在意蕴。意境是指诗歌所出现出的主观情思和审美工具相互融会、虚实联合的艺术境界,它逾越了诗歌中情、景、意这些个体元素,所展现的是诗人对于宇宙、人生某种形而上的生命体验。

意境的营造,要求诗人作到意与境偕,心与物共,情思与景物十全十美,能够调动读者的情感,使其进入种审美的状态,引起他们的想像与遐想等精神运动,感受到生命的情和谐意味。意境是从中国抒情文学传统中提炼出的审美领域。这一理论在我国文论中源远流长,有着悠久的历史,但直到晚清王国维的《人间词话》中才获得了比力精楚的认识。

王国维说:“文学之事,其内足以据己,而外足以感人者,意与境二者而已。上焉者意与境浑,其次或以境胜,或以意胜。

苟缺其一,不足以言文学。……文学之工不工,亦视其意境之有无,与其深浅而已。”可见抒情是中国古典诗词的本质,而意境则是诗词艺术乐成与否的重要尺度。

体味意境的关键在于读者的艺术共识。读者必须在心中对诗人在诗歌中的召唤有所回应,诗人在诗歌中所要说的、所表达的,应该引起读者的强烈的认同和共识,这样,他才气体会获得诗歌的意境美。

可以说,艺术共识是读者进入意境的唯一一把钥匙。因此,教师应想法设立特定情境,好比通过看图片、听音乐、朗诵诗词、讲历史故事、寓目影视片断、展示实物、观光奇迹等手段引发学生的学习兴趣,使他们发生强烈的情感体验,引起他们的心灵共识。上述四点既是诗词鉴赏的四种详细操作方式,又是诗词鉴赏展开的四个阶段。

在实际鉴赏历程当中,这四个方面虽然存在着相互交织配合展开的情况,但对于初学者来说,先认真通读全诗以求明晰诗意,再相识作者生平及创作配景,进而串解诗句并仔细分析字词,最后统一综合来看全诗的气势派头及意境,四者依次展开逐步深入,也不失为一种鉴赏古典诗词的有效方法。


本文关键词:古典诗词,鉴赏,华体会体育,的,步骤,与,方法,古典诗词

本文来源:华体会-www.ztjygz.com